這個另類生活空間的宗旨在於重新思考人與土地被對待的方式。

我們賴以維生的土地,常是被施以化學肥料與農藥來要求它的最大產值。同樣的,在資本主義的就業市場,人的價值只被建立在勞動價值的情況下,因著疾病的特殊性,他們往往被排除在這個市場外,沒有被好好對待。

台灣社會大眾對精神疾病的不了解而生畏懼甚至排斥,使得他們即使症狀已被控制,可是出院後往往卻難以在社會生存,更不用說他們可能遭受到的異樣眼光或造成家庭的負擔。但他們不只是病人!他們有潛力、不應該被放棄。

我們選擇耕作,是想藉由作物的生長栽種,重新體會生命;選擇有機,則是尊重地球與環境。我們學習善待曾經被不當對待的土地,就如同我們的社會從新善待曾經生過病的人。他們不是壞掉的種子,對土地沒有貢獻,只是社會中沒有一塊供給他們養份的土地,可以讓他們生根發芽。

我們希望透過具體有機栽種的生產能力,打破社會對精神病患的刻板印象,藉由與自然的接觸以及在農作收成中重新肯定自己。精神疾病者將不再是社會資源的消耗者,而是與你我都相同的「人」。 因此,我們一起栽種有機農作物,在貼近土地、伴著農作物的生長過程中重新認識生命的美好與人存在的價值。